做父母,做教育: 不平等再生产与时代变迁

Translated title of the contribution: Doing parental work and education: The reproduction of social inequality and social change

Research output: Chapter in Book/Report/Conference proceedingConference contribution

Abstract

近年来,“阶级固化”的议题在社会上广为讨论。优势家庭通过投资教育使得孩子继承了家境阶层的优势地位,而出身贫困的学子则难以通过教育向上流动。然而,“阶级固化”的讨论需要从理论和实证的角度回溯检验。本文以布迪厄理论出发,以不同时期家庭-教育的实证研究为例,试梳理分析布迪厄理论的贡献与不足,由此回应“阶级固化”的问题。
拉鲁(Lareau)从文化资本的角度描绘了父母早期教育的阶层差异和不平等的阶层再生产。中产阶级家庭以协作式培养为主,父母参与度较高,孩子的课余生活丰富,词汇量丰富,从小培养了怎么与成人世界交流的技能;工人阶级和贫困家庭则多以自然成长为主,父母参与度较低,使用的词汇较为简单直接,孩子多在同龄人中的玩耍中自由成长。而两种不同的文化,使得中产家庭的孩子更有可能上好大学,获得父辈的优势地位。
雷伊(Reay)则认为拉鲁的解释忽略了阶层的内部异质性,在时代的变化下,工人家庭也参与到了孩子的教育中,只是受工人阶级的“惯习”影响,工人家庭参与孩子的教育则是另外一种模式。相较于中产家庭母亲来说,工人母亲更多是提供孩子教育的生活情感支持,较少干预到孩子的学校教育。虽然时代变化影响了父母对孩子的培养方式,但是在惯习的影响下,在教育的场域下仍然清晰可见阶层不平等的再生产。
借用上述两套“家庭-教育”的实证研究,从实证的角度可以清晰可见社会变迁并没有明显改变工人阶级的弱势社会地位。对于工人家庭自身来说,教育改革(从放任式教育到素质教育)并没有改变工人阶级和贫困家庭的弱势社会地位。当教育改革赋予父母家庭的主导地位之时,工人家庭不仅要面对经济物质上的困难,还要面对文化上的差距,不平等的差异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被加强。也就是说,仅通过教育方式的改革并不能改变不平等的现状。从理论的角度来说,布迪厄的理论工具不仅能解释家庭的文化差异的由来,还能看到不同阶层内部在不同时代下的演变。家庭和教育应该被视作是动态的过程,已有的经历和当下的做法形成了不同的文化模式。然而,这套理论工具的不足之处在于,其一难以解释工人阶级和贫困家庭的弱势地位,其二在于难以解释外部教育场域的制度变迁。
由此,本文认为“阶级固化”实则映射了时代变迁中,阶层之间的相对不平等的社会结构被反复再生产之机制。教育的体制改革并没有深刻地改变工人阶级和贫困家庭现状,继而使得其孩子难以通过教育流动改变其所在的弱势社会地位。
Translated title of the contributionDoing parental work and education: The reproduction of social inequality and social change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Title of host publication2019中国社会学年会
Place of PublicationKunming
Publication statusUnpublished - 4 Jun 2019

Keywords

  • parental work
  • inequality
  • education

Fingerprint

Dive into the research topics of 'Doing parental work and education: The reproduction of social inequality and social change'. Together they form a unique fingerprint.

Cite this